張昕:協(xié)調推進(jìn)自愿碳市場(chǎng)建設 攜手培育綠色低碳新動(dòng)能

發(fā)表時(shí)間:2024-06-05 來(lái)源:中國環(huán)境 作者:張昕
  今年1月,全國溫室氣體自愿減排交易市場(chǎng)歷經(jīng)6年改革后正式啟動(dòng),成為我國動(dòng)員全社會(huì )減排行動(dòng)、推進(jìn)“雙碳”目標實(shí)施的重要政策工具。近期,自愿減排交易機制(以下簡(jiǎn)稱(chēng)CCER機制)與綠證綠電制度之間的關(guān)系引起了廣泛關(guān)注,為市場(chǎng)主體開(kāi)展自愿減排交易活動(dòng)帶來(lái)一定影響。鑒于此,理清上述兩類(lèi)市場(chǎng)機制差異化政策定位,以市場(chǎng)自主選擇為導向解決交叉管理問(wèn)題,有利于實(shí)現各市場(chǎng)機制政策功能,更好發(fā)揮自愿碳市場(chǎng)減排激勵作用。
  堅持推進(jìn)CCER機制建設的重要意義
  持續夯實(shí)完善CCER機制,推動(dòng)建成兼具低碳發(fā)展引導力與國際影響力的自愿碳市場(chǎng),不僅將為完善我國碳定價(jià)政策框架、推動(dòng)低碳產(chǎn)業(yè)發(fā)展提供支持,也有利于我國適應日趨復雜多變的國際碳定價(jià)博弈形勢。
  一是提振全社會(huì )減排積極性。相較全國碳排放權交易市場(chǎng)等旨在管控重點(diǎn)行業(yè)碳排放的市場(chǎng)機制而言,CCER機制為激勵未承擔強制減排義務(wù)的市場(chǎng)主體主動(dòng)開(kāi)展減排活動(dòng)提供了相關(guān)渠道?,F階段,合格減排項目獲簽發(fā)的核證自愿減排量(以下簡(jiǎn)稱(chēng)CCER)可用于實(shí)現全國和地方碳排放權交易市場(chǎng)配額清繳抵銷(xiāo)、企業(yè)產(chǎn)品碳中和、大型活動(dòng)碳中和等目的,出售此類(lèi)信用指標為項目業(yè)主帶來(lái)經(jīng)濟收益,持續激勵各類(lèi)主體自愿采取減排舉措,動(dòng)員全社會(huì )資源積極投向降碳增匯領(lǐng)域,有利于完善我國氣候治理框架,推動(dòng)綠色低碳轉型,實(shí)現高質(zhì)量發(fā)展。
  二是加快新興低碳產(chǎn)業(yè)培育。習近平總書(shū)記指出,即將啟動(dòng)的全國溫室氣體自愿減排交易市場(chǎng)將創(chuàng )造巨大的綠色市場(chǎng)機遇。根據機制框架設計,自愿減排項目的開(kāi)發(fā)應遵循主管部門(mén)公布的減排項目方法學(xué)等技術(shù)標準,這意味著(zhù)CCER產(chǎn)生的經(jīng)濟收益能夠相對精準地流向相關(guān)低碳產(chǎn)業(yè)和項目,為其經(jīng)營(yíng)發(fā)展提供源自減排貢獻的資金支持,改善其財務(wù)表現和融資條件,著(zhù)力利用市場(chǎng)機制緩解低碳產(chǎn)業(yè)融資難的問(wèn)題,優(yōu)化低碳產(chǎn)業(yè)發(fā)展以及低碳技術(shù)應用環(huán)境,支撐打造綠色低碳新動(dòng)能。
  三是支持國內外碳交易機制履約。一方面,CCER是全國和地方碳排放權交易市場(chǎng)的主要合格抵銷(xiāo)單位,重點(diǎn)排放單位可利用適量的CCER抵銷(xiāo)其碳排放配額清繳,為強制碳市場(chǎng)履約提供更高靈活性,有助于降低重點(diǎn)排放單位履約成本,保障強制碳市場(chǎng)減排約束力度總體可控。另一方面,隨著(zhù)國際航空碳抵消和減排計劃(CORSIA)等行業(yè)性國際碳交易機制實(shí)施,我國國際民航業(yè)等面臨日益增強的國際履約壓力,推動(dòng)CCER被國際民航組織等認可為合格抵銷(xiāo)單位,有助于拓展我國民航公司等潛在履約主體策略選擇空間。
  四是增強國際自愿減排交易話(huà)語(yǔ)權。近年來(lái)國際自愿碳市場(chǎng)快速發(fā)展,市場(chǎng)規模逐步擴大、機制數量明顯增長(cháng)、信用指標用途陸續拓展。除美、歐等發(fā)達經(jīng)濟體外,廣大發(fā)展中國家參與乃至發(fā)起國際自愿減排交易倡議的積極性有所提高,各方圍繞國際自愿減排交易相關(guān)技術(shù)標準、監管要求等的競爭與博弈日趨激烈。在此背景下,推動(dòng)擴大我國自愿碳市場(chǎng)規模,引導其與國際自愿碳市場(chǎng)等制度銜接,對于強化我國自愿碳市場(chǎng)國際影響力,并基于我國實(shí)踐增強國際自愿減排交易規則制定話(huà)語(yǔ)權將發(fā)揮關(guān)鍵性的支撐作用。
  因此,面對因綠電綠證制度實(shí)施所可能產(chǎn)生的“雙重獲益”問(wèn)題,應從科學(xué)性、包容性的視角出發(fā),以強化我國自愿碳市場(chǎng)影響力和競爭力為出發(fā)點(diǎn),合理確定兩領(lǐng)域市場(chǎng)機制在政策設計、監督管理等層面的協(xié)同路徑,滿(mǎn)足多樣化的政策和市場(chǎng)需求。
  CCER機制與綠證綠電制度之間的聯(lián)系
  應該認識到,CCER機制與綠證綠電制度雖均有助于推動(dòng)溫室氣體減排,但其政策目標存在明顯差別。前者側重于激勵高水平減排行動(dòng),后者則側重于促進(jìn)綠色電力消納,這一特點(diǎn)也導致兩者對交叉管理領(lǐng)域的要求存在顯著(zhù)區別。
  具體來(lái)看,隨著(zhù)綠證綠電全覆蓋工作的推進(jìn),若海上風(fēng)電、光熱發(fā)電等可再生能源類(lèi)CCER項目在獲簽CCER的同時(shí),出售其所獲綠證,則導致項目取得的部分減排貢獻在自愿碳市場(chǎng)和綠證綠電市場(chǎng)重復獲得激勵,導致“雙重獲益”,這也在國際組織RE100等主流國際綠電倡議所設認可條件中得到一定反映。其中,得益于額外性等技術(shù)方法要求,自愿減排交易機制簽發(fā)的信用指標,相對綠證等只是反映可再生能源電力零碳屬性而言,更強調對其相對基準情景而產(chǎn)生的額外減排貢獻的激勵,從而確保CCER享有更高的指標質(zhì)量,并使其應用場(chǎng)景遠超綠證等適用的以間接排放為代表的“范圍二”范疇。近期,歐盟委員會(huì )發(fā)布了電動(dòng)車(chē)電池碳足跡計算規則草案,規定企業(yè)不可通過(guò)購買(mǎi)綠證來(lái)降低電力碳足跡,綠證的應用場(chǎng)景仍有待觀(guān)望。
  不難發(fā)現,避免可再生能源發(fā)電類(lèi)項目產(chǎn)生的減排貢獻“雙重獲益”,成為協(xié)調CCER機制與綠電綠證制度的關(guān)鍵著(zhù)眼點(diǎn),也是進(jìn)一步理順兩者實(shí)施邊界的重要著(zhù)力點(diǎn)??紤]到上述機制簽發(fā)指標的差異化功能,以及市場(chǎng)主體因實(shí)現多樣化減排目的所形成不同需求,建議綠證主管部門(mén)在行政層面明確可再生能源類(lèi)項目不得重復申領(lǐng)CCER和綠電綠證的前提下,鼓勵此類(lèi)項目業(yè)主結合指標用途、開(kāi)發(fā)成本、技術(shù)要求適用性等因素,自主選擇其項目減排貢獻變現渠道,給予其充足的選擇權和決策空間,進(jìn)而最大化其減排收益,切實(shí)發(fā)揮市場(chǎng)機制促進(jìn)可再生能源等低碳產(chǎn)業(yè)發(fā)展的推動(dòng)作用,保障我國自愿碳市場(chǎng)發(fā)展空間,提升CCER機制和綠證制度國際認可度。
  政策建議
  一是平行推進(jìn)自愿碳市場(chǎng)和綠電綠證制度建設。著(zhù)眼于兩者差異化政策定位,明確CCER機制集中于激勵符合額外性要求且能反映優(yōu)秀科技水平的低碳項目,在林業(yè)碳匯、可再生能源、甲烷減排、節能增效等領(lǐng)域篩選具有示范引領(lǐng)效應的低碳技術(shù)和業(yè)態(tài),制定發(fā)布減排項目方法學(xué)等技術(shù)標準,引導新興低碳產(chǎn)業(yè)發(fā)展,滿(mǎn)足市場(chǎng)對高質(zhì)量信用指標的需要。綠電綠證制度則聚焦全面、準確地對各類(lèi)綠色電力所具有的零碳屬性進(jìn)行確認,銜接非化石能源消納等制度要求。
  二是加強跨部門(mén)政策協(xié)調溝通。CCER機制和綠證綠電制度分別由生態(tài)環(huán)境、能源、發(fā)展改革等部門(mén)牽頭負責,建議各有關(guān)部門(mén)做好充分的信息共享。針對綠證主管部門(mén)關(guān)注的“雙重獲益”影響綠證認可度問(wèn)題,建議綠證機制進(jìn)一步完善頂層設計,制定出臺有關(guān)政策法規,明確對可再生能源類(lèi)項目參與CCER機制情況下的綠證凍結、注銷(xiāo)和回購規則,避免因部門(mén)間政策沖突引起市場(chǎng)主體對參與全國溫室氣體自愿減排交易不必要的顧慮。
  三是推進(jìn)“碳—電”市場(chǎng)基礎設施信息共享。為保障上述市場(chǎng)機制管理要求能夠有效落實(shí),應推進(jìn)CCER機制和綠電綠證制度相關(guān)注冊登記系統相互連接,促進(jìn)兩領(lǐng)域市場(chǎng)機制信息互通,保證各機制監管隊伍能夠掌握可再生能源發(fā)電等項目注冊、指標簽發(fā)、流轉、使用等情況。對于擬申請注冊CCER項目的該類(lèi)項目業(yè)主,綠證主管部門(mén)可根據情況對項目相關(guān)綠證予以?xún)鼋Y或注銷(xiāo),已交易過(guò)綠證的項目可要求其回購并注銷(xiāo)等量綠證,并向社會(huì )公開(kāi),避免相應指標流入交易市場(chǎng)后形成不必要的“雙重獲益”,保證市場(chǎng)公平性和嚴肅性。
  (作者單位:國家應對氣候變化戰略研究和國際合作中心