危廢被查封,他竟然還導演出后續劇情……

發(fā)表時(shí)間:2024-04-22 來(lái)源:中國環(huán)境 作者:劉茂林 胡娟
  江西省吉安市峽江縣仁和鎮仁和村委會(huì )胡家村某金屬冶煉廠(chǎng)負責人周某生、章某龍、俞某杰3人近日經(jīng)歷了一次短暫的“牢獄之災”?!斑`法的事堅決不能干,既要罰款還要拘留?!敝两?,周某生等3人還悔不當初。
  2023年9月18日,峽江生態(tài)環(huán)境局接到群眾舉報,稱(chēng)峽江縣仁和鎮仁和村委會(huì )胡家村附近彌漫著(zhù)一股刺鼻氣味。9月19日,峽江生態(tài)環(huán)境保護綜合執法人員趕往現場(chǎng)調查,發(fā)現胡家村秸稈綜合利用廠(chǎng)內竟藏著(zhù)一家金屬冶煉廠(chǎng),貯存了大批用噸袋裝存的廢棄電池等固體廢物。
  “現場(chǎng)很凌亂,既沒(méi)有設置專(zhuān)門(mén)的危廢暫存間,也沒(méi)有落實(shí)‘三防’措施,存在很大的環(huán)境風(fēng)險隱患?!睄{江生態(tài)環(huán)境保護綜合執法大隊常務(wù)副大隊長(cháng)曾志剛說(shuō)。
  調查發(fā)現,該金屬冶煉廠(chǎng)是由周某生、章某龍、俞某杰三人共同出資建成的,既未辦理工商營(yíng)業(yè)執照,也未辦理任何環(huán)保審批手續,廠(chǎng)區內噸袋混存了大量廢鎘鎳電池、廢鎳氫電池、某金屬錠等固體廢物。其中,廢鎘鎳電池屬于國家危險廢物名錄中的危險廢物。
  隨著(zhù)調查繼續深入,執法人員發(fā)現,這批固體廢物的貨主是江浙籍居民吳某賢。據了解,經(jīng)章某龍同意后,吳某賢分別于2023年8月26日、9月14日將銅鎳合金粉、廢電池混合料、廢電池包裝外殼運至該金屬冶煉廠(chǎng),作為生產(chǎn)原料。
  危險廢物的管理必須嚴格按照法律法規相關(guān)規定執行。曾志剛介紹,2023年9月19日,執法人員當即決定將這批固體廢物轉運至一家有貯存條件的企業(yè)進(jìn)行扣押,但因當天轉運車(chē)輛少,僅轉運固體廢物10.99噸、某金屬錠4.62噸,還有部分固體廢物未來(lái)得及轉運。
  而9月20日凌晨,吳某賢獲悉固體廢物被查封扣押的消息后,竟指使暫居峽江縣的同鄉金某妹將未轉運的固體廢物轉移隱藏,傾倒在該金屬冶煉廠(chǎng)附近的山場(chǎng)路邊和一家廢棄養豬場(chǎng)內。
  9月20日下午,執法人員排查發(fā)現了這兩處固體廢物傾倒點(diǎn),即用裝載機裝車(chē)將傾倒點(diǎn)上的固體廢物轉運至有貯存條件的企業(yè)進(jìn)行扣押。經(jīng)過(guò)磅秤重,兩處傾倒點(diǎn)的固體廢物(含廢鎘鎳電池)共計27.29噸。
  為了區分危險廢物和一般固體廢物,執法人員對固體廢物進(jìn)行分揀,其中廢鎘鎳電池2.456噸,其他固體廢物經(jīng)有資質(zhì)單位檢測,確定為一般固體廢物。
  綜上所述,峽江生態(tài)環(huán)境局認定周某生、章某龍、俞某杰、吳某賢、金某妹等5人違反了《固體廢物污染環(huán)境防治法》第八十條第二款“禁止無(wú)許可證或者未按照許可證規定從事危險廢物收集、貯存、利用、處置的經(jīng)營(yíng)活動(dòng)”的規定。
  依據《固體廢物污染環(huán)境防治法》第一百一十四條第一款“無(wú)許可證從事收集、貯存、利用、處置危險廢物經(jīng)營(yíng)活動(dòng)的,由生態(tài)環(huán)境主管部門(mén)責令改正,處一百萬(wàn)元以上五百萬(wàn)元以下的罰款,并報經(jīng)有批準權的人民政府批準,責令停業(yè)或者關(guān)閉;對法定代表人、主要負責人、直接負責的主管人員和其他責任人員,處十萬(wàn)元以上一百萬(wàn)元以下的罰款”的規定,以及《江西省生態(tài)環(huán)境行政處罰自由裁量權基準規定(2023)》中《中華人民共和國固體廢物污染環(huán)境防治法》第一百一十四條第一款細化標準“涉及危險廢物量小于5噸的,處100—150萬(wàn)元罰款”的規定,峽江生態(tài)環(huán)境局遂作出對周某生、章某龍、俞某杰、吳某賢、金某妹5人共處以人民幣105萬(wàn)元的行政處罰。
  同時(shí),依據《中華人民共和國固體廢物污染環(huán)境防治法》第一百二十條“將危險廢物提供或者委托給無(wú)許可證的單位或者其他生產(chǎn)經(jīng)營(yíng)者堆放、利用、處置的;無(wú)許可證或者未按照許可證規定從事收集、貯存、利用、處置危險廢物經(jīng)營(yíng)活動(dòng)的……尚不構成犯罪的,由公安機關(guān)對法定代表人、主要負責人、直接負責的主管人員和其他責任人員處十日以上十五日以下的拘留;情節較輕的,處五日以上十日以下的拘留”的規定,峽江生態(tài)環(huán)境局將案件移送給公安機關(guān)處理。2024年4月9日,公安機關(guān)對該案3名到案違法嫌疑人作出行政拘留7日的處罰。
  鑒于該金屬冶煉廠(chǎng)既未辦理工商營(yíng)業(yè)執照,也沒(méi)辦理任何環(huán)保審批手續,還不具備整改條件,峽江生態(tài)環(huán)境局認定該金屬冶煉廠(chǎng)屬于“散亂污”企業(yè),按照“屬地管理”的要求,函告當地政府對該金屬冶煉廠(chǎng)給予取締。截至目前,該金屬冶煉廠(chǎng)已經(jīng)被拆除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