何謂“生態(tài)”,如何“文學(xué)”

發(fā)表時(shí)間:2024-06-05 來(lái)源:《光明日報》(2024年06月05日 14版) 作者:洪治綱
  【生態(tài)文學(xué)創(chuàng )作動(dòng)態(tài)與趨向】
  作者:洪治綱(杭州師范大學(xué)人文學(xué)院教授、文藝批評研究院主任)
 
  生態(tài)文學(xué)是一種具有跨學(xué)科性質(zhì)的文學(xué)類(lèi)型
  所謂“生態(tài)”,是指生物在一定的自然環(huán)境下生存和發(fā)展的狀態(tài),包括生物之間及它們與環(huán)境之間相互作用的狀態(tài)。人類(lèi)作為生物之一種,本身亦是一種特定的生態(tài),并與各種自然環(huán)境形成環(huán)環(huán)相扣的關(guān)系。但人是“一根會(huì )思想的蘆葦”,隨著(zhù)啟蒙思想的普及,特別是科學(xué)技術(shù)的進(jìn)步,人類(lèi)逐漸意識到,作為擁有主體意識的生物,人類(lèi)有理由也有能力不斷改善自己的生存狀態(tài),由此形成了生態(tài)意識。在這種意識的主導下,不僅創(chuàng )設了生態(tài)學(xué),而且不斷將生態(tài)學(xué)融入人文社科領(lǐng)域,涌現了生態(tài)倫理學(xué)、生態(tài)經(jīng)濟學(xué)、生態(tài)人類(lèi)學(xué)、生態(tài)文化學(xué)等,其中也包括生態(tài)文學(xué)。所以從概念演變過(guò)程來(lái)看,生態(tài)文學(xué)不是一種按題材分類(lèi)的文學(xué),而是一種具有跨學(xué)科性質(zhì)的文學(xué)類(lèi)型,并受到人類(lèi)生態(tài)意識的內在支撐。
  沈念的《大湖消息》等作品再現了洞庭湖的過(guò)往和新貌。圖為反映洞庭湖寬闊浩淼的插畫(huà)。資料圖片
  認識到生態(tài)文學(xué)這一特殊性質(zhì),我們再來(lái)討論生態(tài)文學(xué),就不會(huì )簡(jiǎn)單地將生態(tài)文學(xué)視為“自然文學(xué)”或“環(huán)境文學(xué)”,也不會(huì )站在人類(lèi)中心主義立場(chǎng)上,將自然環(huán)境視為可以隨意征服或改造的對象,而是立足于生態(tài)的整體性、系統性和綜合性,探討人與自然之間穩定、和諧及可持續的發(fā)展關(guān)系。
  因此,我比較贊同王諾教授的定義:“生態(tài)文學(xué)是以生態(tài)整體主義為思想基礎、以生態(tài)系統整體利益為最高價(jià)值的,考察和表現自然與人之關(guān)系和探尋生態(tài)危機之社會(huì )根源,并從事和表現獨特的生態(tài)審美的文學(xué)。生態(tài)責任、文化批判、生態(tài)理想、生態(tài)預警和生態(tài)審美是其突出特點(diǎn)?!边@個(gè)定義突出了生態(tài)文學(xué)的核心價(jià)值標準,以及它的主要審美特點(diǎn),強調了生態(tài)意識是其內在的主體觀(guān)念。
  生態(tài)文學(xué)在中國是一個(gè)社會(huì )發(fā)展的歷史產(chǎn)物
  在中國當代文學(xué)領(lǐng)域,我們雖然可以從《大雁情》《伐木者,醒來(lái)!》《七叉犄角的公鹿》等早期作品中,看到一些當代作家關(guān)注生態(tài)問(wèn)題的創(chuàng )作,但若從作家主體的生態(tài)意識上看,生態(tài)文學(xué)的真正出現,還是20世紀90年代中期之后。特別是市場(chǎng)經(jīng)濟的快速發(fā)展,引發(fā)了諸多生態(tài)問(wèn)題,也促使人們對盲目追求自身利益的自覺(jué)反思。這種反思,不僅觸及了生態(tài)系統的整體性,質(zhì)詢(xún)了人類(lèi)利益至上的價(jià)值觀(guān),而且將生態(tài)問(wèn)題納入人類(lèi)社會(huì )文化倫理的自我批判意識之中,展示了當代作家較為清晰的生態(tài)意識。因此,生態(tài)文學(xué)在中國是一個(gè)社會(huì )發(fā)展的歷史產(chǎn)物,它不是源于文學(xué)內部的變革訴求,而是來(lái)自人們對于自我生存狀態(tài)的批判性認知,包括人們對于現代文明觀(guān)念的建構性思考。
  從整體上看,經(jīng)歷了二十多年的創(chuàng )作實(shí)踐,中國當代生態(tài)文學(xué)已初現雛形,并在小說(shuō)、散文、非虛構寫(xiě)作等領(lǐng)域,都出現了一些相對重要的作品,如姜戎的《狼圖騰》、遲子建的《額爾古納河右岸》《候鳥(niǎo)的勇敢》、阿來(lái)的《三只蟲(chóng)草》《蘑菇圈》《河上柏影》、沈念的《大湖消息》、李娟的“羊道系列”等。但是,這些作品還是局限于人與自然內在沖突的書(shū)寫(xiě),反思人類(lèi)過(guò)度追求自身利益,破壞了人與自然的平衡關(guān)系。至于生態(tài)內部各種相互作用的科學(xué)形態(tài),尤其是生物生存的各種智慧和奧秘,都未能獲得鮮活精妙的呈現。這也表明,當代作家的生態(tài)意識還只停留在現象認識層面,未能深入必要的科學(xué)領(lǐng)域,對生態(tài)內部彼此影響、相互作用的系統問(wèn)題,形成卓有成效的思考。應該說(shuō),從創(chuàng )作主體的觀(guān)念到具體的創(chuàng )作實(shí)踐、理論批評,中國當代的生態(tài)文學(xué)還沒(méi)有形成相對成熟的美學(xué)形態(tài),也未能形成較為系統的評判體系。
  這方面,最突出的表現,就是絕大多數作品都是書(shū)寫(xiě)生態(tài)危機問(wèn)題?;蛘哒f(shuō),將生態(tài)文學(xué)簡(jiǎn)化為一種環(huán)保文學(xué),特別是一些有關(guān)水危機、糧食危機、土地和空氣污染之類(lèi)的報告文學(xué),雖然也探討了危機背后的社會(huì )、經(jīng)濟、文化問(wèn)題,但作家的主要意圖還是聚焦于人類(lèi)生存問(wèn)題,其骨子里依然在捍衛人類(lèi)中心主義,奉行以人類(lèi)生存為最高價(jià)值標準,忽略了人與自然之間的主體間性。
  生態(tài)文學(xué)創(chuàng )作質(zhì)量有賴(lài)于作家的深入思考與審美表達
  若從生態(tài)文明的高度,有效推動(dòng)中國生態(tài)文學(xué)的發(fā)展,還必須圍繞作家主體與創(chuàng )作實(shí)踐,著(zhù)重解決幾個(gè)根本性的問(wèn)題。
  首先,作家需要具備自覺(jué)而健全的生態(tài)意識。這種生態(tài)意識,既包含作家對于生態(tài)問(wèn)題的科學(xué)理解與認知,也包含作家對于“文學(xué)是人學(xué)”的現代思考。生態(tài)問(wèn)題,說(shuō)到底,是自然科學(xué)探討的一個(gè)重要領(lǐng)域,它主要探索生物與周?chē)h(huán)境之間的復雜關(guān)系,擁有自身相對完整的研究對象、目標和任務(wù)。作家未必是生態(tài)學(xué)家,但對生態(tài)科學(xué)的內在屬性、研究思路及前沿性成果,應該有所了解。不關(guān)心、不了解生態(tài)學(xué)的基本常識及其重要的研究動(dòng)向,僅憑自己的想象,很難培養具有科學(xué)精神的生態(tài)意識。也就是說(shuō),作家只有深入了解并把握了一些必要的生態(tài)學(xué)基本知識,熟悉生態(tài)研究對于人類(lèi)社會(huì )發(fā)展的特殊意義,才能更好地確立文學(xué)書(shū)寫(xiě)生態(tài)問(wèn)題的理論視域及文化立場(chǎng),也才能在生物的整體性和系統性層面,把握“文學(xué)是人學(xué)”的現代內涵,將“人學(xué)”真正納入“生態(tài)學(xué)”的科學(xué)語(yǔ)境之中,重新建構“人學(xué)”的生命內涵??茖W(xué)的生態(tài)意識,肯定不是簡(jiǎn)單粗暴地反對人類(lèi)中心主義,不是隨意否定人類(lèi)利益至上的價(jià)值理念,而是以生態(tài)系統的整體利益為宗旨,在一種自我與他者的互動(dòng)互構中,傳達作家對于現代人的生存與其環(huán)境之間關(guān)系的前瞻性思考。但是,受制于文理學(xué)科之間的鴻溝與壁壘,也受制于傳統生活觀(guān)念,中國當代作家對于生態(tài)的認識還是比較簡(jiǎn)單的,其生態(tài)意識也很難說(shuō)已達到自覺(jué)和健全。
  阿來(lái)的《河上柏影》講述村中小人物與風(fēng)物風(fēng)靈相依相偎的故事。圖為書(shū)中插圖。資料圖片
  其次,作家需要科學(xué)把握生態(tài)內部復雜而微妙的關(guān)系。生態(tài)問(wèn)題,簡(jiǎn)而言之,就是生物與其生存發(fā)展環(huán)境之間的關(guān)系問(wèn)題。這種關(guān)系,既涉及彼此的角色和地位,也涉及人類(lèi)的文化倫理。理論上,我們可以輕松地提出,生態(tài)文學(xué)所書(shū)寫(xiě)的關(guān)系問(wèn)題,不是以人類(lèi)為主體的主客體關(guān)系,而是不同生物之間的主體間性關(guān)系。因為在生態(tài)學(xué)的認知領(lǐng)域,自然環(huán)境與人的關(guān)系,應該是一種主體間性關(guān)系,而不是人將自然環(huán)境對象化或他者化。他們內部之間相互作用的肌理豐富多樣、微妙復雜,共同維系了這個(gè)世界的勃勃生機。但在具體的創(chuàng )作實(shí)踐中,作家要真正確立一種主體間性的生命立場(chǎng)、價(jià)值觀(guān)念及其表達方式,既要尊重自然,又要保護自然,并不容易。自然的偉大、神奇乃至擁有某些“神性”力量,在作家筆下屢見(jiàn)不鮮。破壞自然環(huán)境,人類(lèi)遭受各種懲罰,也在很多作品中不斷出現。但是,無(wú)論是人類(lèi)還是其他生物,當他們謀求自己的生存和發(fā)展時(shí),當他們與周邊環(huán)境構成難以調和的沖突時(shí),作家如何從主體間性的立場(chǎng)出發(fā),呈現主體與主體之間復雜的互動(dòng)樣態(tài),并立足于生物命運的共同體,賦予其倫理學(xué)上的人文觀(guān)照,這才是難點(diǎn)所在?!胺碴P(guān)系,皆為倫理”,推而導之,“凡倫理,皆為準則”。任何文化倫理的背后,都賦予了人們書(shū)寫(xiě)沖突、揭示關(guān)系的行為準則。生態(tài)文學(xué),需要體現的是主體之間的雙向奔赴,是作家對于自然環(huán)境內在主體性的激活與彰顯。
  再次,作家需要對各種生態(tài)危機進(jìn)行深刻的現代反思。王諾就認為,生態(tài)文學(xué)的一個(gè)重要特征,就是致力于“發(fā)掘人與自然的緊張、疏離、對立、沖突關(guān)系的深層根源,即造成人類(lèi)征服和掠奪自然的思想、文化、經(jīng)濟、科技、生活方式、社會(huì )發(fā)展模式等社會(huì )根源”。自啟蒙運動(dòng)以來(lái),人類(lèi)作為大自然的主宰,始終致力于征服自然和改造自然,并在很多技術(shù)的應用中破壞了自然,造成層出不窮的生態(tài)危機,從令人恐懼的核污染到全球不斷攀升的碳排放,從農藥的大規模使用到礦產(chǎn)的大規模發(fā)掘,從森林的大量砍伐到水土和空氣的大面積污染,早已引起人們的廣泛關(guān)注。中國作家在這方面的創(chuàng )作熱情高漲,尤其是非虛構寫(xiě)作領(lǐng)域成果頗為突出。面對各種生態(tài)危機,作家們常常通過(guò)田野調查、專(zhuān)家訪(fǎng)談、數據分析,不斷呈現各種生態(tài)危機的后果,也努力揭示其中的原因,其情也真,其意也切。但是,很多作品僅僅滿(mǎn)足于技術(shù)性分析,缺乏在思想、文化、生活方式乃至社會(huì )發(fā)展模式上的深度探討,更缺乏一種主體間性的倫理之思。
  生態(tài)系統的穩定、平衡及可持續性,生物與自然環(huán)境之間的和諧發(fā)展,從來(lái)都是一個(gè)相對的概念,或者說(shuō)是人類(lèi)預設的理想狀態(tài)。只要地球上存在著(zhù)不同的生物,只要每種生物都追求自身的生存和發(fā)展,就必然會(huì )出現各種生態(tài)問(wèn)題,甚至面臨各種生態(tài)危機。因此,生態(tài)危機,在本質(zhì)上是包括人類(lèi)在內的各種生物在生存與發(fā)展中所遭遇的危機,是生態(tài)系統的整體性、系統性和綜合性被破壞、阻斷或外力干預的結果。在這方面,人類(lèi)當然負有主要責任。這是人類(lèi)技術(shù)發(fā)展的內在悖論,也是人類(lèi)社會(huì )發(fā)展的兩難之境。中國的生態(tài)文學(xué),如何從各種生態(tài)危機出發(fā),從生物命運共同體的角度,探討不同生物之間相對穩定、健康、和諧共生的發(fā)展狀態(tài),是創(chuàng )作的重心所在,也是建構中國生態(tài)文明的使命所在?,F在的問(wèn)題是,無(wú)論是現實(shí)書(shū)寫(xiě)中的生態(tài)危機,還是科幻文學(xué)中的生態(tài)災難,我們看到了太多有關(guān)生態(tài)的焦慮性表達,亟待更多有關(guān)構建生物命運共同體的探討與實(shí)踐。
  最后,作品需要呈現文學(xué)應有的審美價(jià)值。生態(tài)文學(xué)畢竟是一種文學(xué),應該展示文學(xué)特有的生動(dòng)、可感、想象等審美情趣,從而區別于生態(tài)文化學(xué)、生態(tài)人類(lèi)學(xué)、生態(tài)倫理學(xué)等其他人文科學(xué)。文學(xué)是主情的產(chǎn)物,是作家與表現對象經(jīng)過(guò)情感密切共振的結果。由于生態(tài)文學(xué)有了生態(tài)意識的注入,與其他文學(xué)創(chuàng )作相比,理念介入可能更為凸顯,這就需要寄理于情、情理交融。我們讀到了大量視野宏闊、情感豐沛、表達嚴肅的“大生態(tài)文學(xué)”,卻很少看到以日常生活為中心的生態(tài)書(shū)寫(xiě)。真正優(yōu)秀的生態(tài)文學(xué)應該是潤物細無(wú)聲的,通過(guò)日常生活的審美表達,喚醒人們的生態(tài)意識,吁請人們改變某些不良的生活方式,轉換某些危及生態(tài)的生存觀(guān)念,自覺(jué)改善人與自然的關(guān)系。同時(shí),生態(tài)文學(xué)也離不開(kāi)細膩而豐富的想象。作家如果能夠立足于主體間性,將自然萬(wàn)物都視為一種生命的存在,那么,其作品就有可能真正激活自然的主體,在解放作家想象力的同時(shí),展示人與自然或不同生物與自然之間饒有意味的生命同構關(guān)系。當然,生態(tài)文學(xué)也不能放棄生態(tài)理想的詩(shī)性建構,在傳承我們古代“道法自然”“天人合一”的哲學(xué)基礎上,盡情演繹現代生態(tài)文明的豐富內涵及其應有的生命情態(tài)。
  總之,中國生態(tài)文學(xué)的發(fā)展還處于初始階段,面臨的挑戰仍有不少,包括作家理念表達過(guò)于突出、作品審美價(jià)值偏弱、傳統倫理觀(guān)念的糾纏,等等。它既涉及人們在生存觀(guān)念上的現代轉變,也涉及人類(lèi)社會(huì )文明的現代建構。如今,中國作家應自覺(jué)地承擔起繁榮生態(tài)文學(xué)創(chuàng )作的使命,致力于通過(guò)作品,喚醒人們對于生態(tài)問(wèn)題的關(guān)注,推動(dòng)綠色發(fā)展理念浸潤生活、深入人心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