歐洲經(jīng)濟低碳轉型面臨大考

發(fā)表時(shí)間:2024-05-11 來(lái)源:《經(jīng)濟日報》(2024年05月11日國際版) 作者:梁桐
  1月26日,在匈牙利比奧托爾巴吉,員工在蔚來(lái)能源歐洲工廠(chǎng)工作。
  (新華社發(fā))
  日前,世界氣象組織聯(lián)合歐盟氣候監測機構哥白尼氣候變化服務(wù)局發(fā)布報告《2023年歐洲氣候狀況》顯示,2023年歐洲氣候變暖速度領(lǐng)跑全球,氣溫上升速度約為全球平均速度的兩倍。歐洲長(cháng)期以來(lái)在應對全球變暖中扮演領(lǐng)跑者角色,為推動(dòng)實(shí)現《巴黎協(xié)定》1.5攝氏度溫控目標設定了相對完善的低碳轉型政策框架和創(chuàng )新布局。這一轉型究竟會(huì )給歐洲經(jīng)濟帶來(lái)新負擔,還是會(huì )為其提供新動(dòng)能,現在下結論為時(shí)尚早,但可以確定的是,隨著(zhù)氣溫快速上升,歐洲經(jīng)濟低碳轉型也將面臨大考。
  氣候變化和經(jīng)濟低碳轉型有著(zhù)密不可分的關(guān)系??偛课挥诘聡臍W洲經(jīng)濟和財政政策研究網(wǎng)絡(luò )3月份發(fā)布報告《下一屆歐盟委員會(huì )的氣候政策優(yōu)先排序》指出,氣候對于經(jīng)濟、工業(yè)和競爭政策有著(zhù)系統性影響。一方面,減排降碳會(huì )造成生產(chǎn)成本上升,對經(jīng)濟產(chǎn)生負面拖累作用;另一方面,新產(chǎn)生的工業(yè)部門(mén)會(huì )帶來(lái)新的經(jīng)濟機遇。上述兩方面作用,在消費、工業(yè)競爭力、供應鏈等具體經(jīng)濟問(wèn)題上都有所體現。為了落實(shí)《歐洲氣候法案》推動(dòng)可持續轉型,并且保持經(jīng)濟的繁榮和競爭力,歐洲必須找準重點(diǎn),迅速行動(dòng)。
  減碳陣痛或難以避免。研究表明,由于低碳轉型限制使用了原本在經(jīng)濟中扮演重要角色的化石燃料,因此轉型代價(jià)高昂。加之低碳投資很大程度上只是對原本高碳產(chǎn)能的替代,因此拉動(dòng)消費的作用不明顯。在成本升高和拉動(dòng)乏力兩方面因素作用下,低碳轉型勢必導致短期內的需求下降。有經(jīng)濟學(xué)家測算顯示,到2040年,德國經(jīng)濟因低碳轉型導致的需求降幅將高達10%甚至以上,而且需求縮水將主要發(fā)生在經(jīng)濟條件較差的群體中,需要額外的再分配政策來(lái)維護社會(huì )公平。
  科技手段被寄予厚望。以往,歐盟效仿美國經(jīng)驗,依靠排放權交易系統推動(dòng)減排,希望市場(chǎng)力量發(fā)揮主要作用。但隨著(zhù)減碳規模和成本大幅上升,單純依靠市場(chǎng)調節力量減碳已力不從心,加之“排放權”概念承受道義壓力增加,歐盟近來(lái)更加重視通過(guò)政府補貼等干預手段,加大科技創(chuàng )新在減碳中的作用。能源電力部門(mén)在歐盟低碳轉型中作用關(guān)鍵,計劃在2039年實(shí)現零排放。為實(shí)現這一雄心勃勃的計劃,歐盟將大力依靠太陽(yáng)能、風(fēng)能等新能源,并配套升級建設輸電設施和儲能設備,希望通過(guò)科技手段解決未來(lái)發(fā)電需求和當前輸電設施的不匹配問(wèn)題。有研究指出,當前歐盟內針對特定低碳技術(shù)的補貼支持項目在數量上與日俱增,對于不同行業(yè)使用低碳技術(shù)的條件和限制也日益細致,“技術(shù)中立原則”已不復存在。
  氣候投資存在嚴重缺口。今年2月份,總部位于巴黎的氣候經(jīng)濟研究所發(fā)布《歐洲氣候投資虧空報告》指出,最新數據顯示,歐盟27國的氣候投資,即在風(fēng)電、電動(dòng)汽車(chē)等22個(gè)與應對氣候變化高度相關(guān)領(lǐng)域的投資,在2022年增長(cháng)9%達到4070億歐元,但同期的投資需求高達8130億歐元。上述數據表明,雖然“歐洲綠色協(xié)議”正在加速落地,但在能源、交通、建筑的現代化改造方面,投資仍需要翻倍才能達到歐盟的2030年氣候變化目標。報告顯示,歐盟在22個(gè)領(lǐng)域中,只有水電和儲能電池投資在需求水平之上,其余20個(gè)領(lǐng)域全部面臨投資缺口,其中風(fēng)力發(fā)電設備產(chǎn)能僅達到需求量的17%。為了解決投資不足問(wèn)題,需要合理分配公共和私人投資比例。受領(lǐng)域特定影響,有些需要各國政府投資,有些需要歐盟整體層面的投資,有些則可以依靠私人投資。要優(yōu)化投資工具,加強以公共投資帶動(dòng)私人投資,以及提升歐盟整體投資對各國投資的支持作用。
  不過(guò),值得注意的是,不少專(zhuān)家提出,歐盟的工業(yè)競爭力不應該也不能放松。一個(gè)成功減碳但去工業(yè)化的歐洲并不是積極的結果。歐盟在執行“歐洲綠色協(xié)議”過(guò)程中,必須更加注重保持其工業(yè)在本國和全球市場(chǎng)的競爭力,而保持競爭力的關(guān)鍵在于成本低廉且可及性強的低碳電力供給。研究認為,低碳電價(jià)過(guò)高不僅會(huì )導致能源密集型的工業(yè)部門(mén)競爭力受拖累,而且還會(huì )影響低碳技術(shù)發(fā)展,引發(fā)惡性循環(huán)。歐洲有大量能源密集型工業(yè),同時(shí)也是低碳轉型的關(guān)鍵技術(shù)供應商,用電價(jià)格過(guò)高直接影響其低碳技術(shù)和設備產(chǎn)出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