留足野生動(dòng)物遷徙通道、協(xié)助藏羚羊繁衍遷徙

青藏線(xiàn)上的生態(tài)守護(美麗中國·重大工程中的生態(tài)細節②)

發(fā)表時(shí)間:2024-06-20 來(lái)源:《 人民日報 》( 2024年06月20日 13 版) 作者:賈豐豐

藏羚羊穿越青藏公路五道梁保護站附近。

何啟金攝(人民視覺(jué))
  

藏羚羊準備穿越青藏鐵路楚瑪爾河特大橋。

東科力加攝(人民視覺(jué))
  核心閱讀
  青藏公路、青藏鐵路在助力高原經(jīng)濟社會(huì )高質(zhì)量發(fā)展的同時(shí),也在保護生物多樣性方面展開(kāi)積極探索。
  為保證藏羚羊繁衍遷徙順利進(jìn)行,青藏鐵路設置33處遷徙通道,青藏公路為藏羚羊遷徙采取臨時(shí)交通管制措施,青藏線(xiàn)沿線(xiàn)各保護站協(xié)助藏羚羊繁衍遷徙……在青藏線(xiàn)上,順利遷徙的藏羚羊群,展現著(zhù)人與自然和諧共生的生動(dòng)畫(huà)面。

  當下,正是藏羚羊遷徙的高峰期。
  每年5月開(kāi)始,棲息在青海三江源、西藏羌塘以及新疆阿爾金山等地的藏羚羊,會(huì )陸續前往位于可可西里腹地的卓乃湖、太陽(yáng)湖、可可西里湖一帶產(chǎn)仔,在平均海拔超過(guò)4800米的高原開(kāi)始繁衍,繁殖季結束后攜幼仔返回原棲息地。
  蜿蜒在高原深處的青藏公路、青藏鐵路,在助力高原經(jīng)濟社會(huì )高質(zhì)量發(fā)展的同時(shí),留足藏羚羊遷徙通道,保護生物多樣性。
  在青藏線(xiàn)上,順利遷徙的藏羚羊群,展現著(zhù)人與自然和諧共生的生動(dòng)畫(huà)面。
  青藏鐵路——
  設置33處野生動(dòng)物遷徙專(zhuān)用通道,列車(chē)經(jīng)過(guò)專(zhuān)用通道嚴禁鳴笛
  6月11日,晨光熹微,從青海西寧開(kāi)往西藏拉薩的Z265次列車(chē)映著(zhù)粉金色的朝霞,行駛在茫茫的可可西里。
  “快看!藏羚羊!”
  隨著(zhù)一聲驚呼,車(chē)廂里的人們紛紛靠近車(chē)窗、拿出手機,對著(zhù)遠處的藏羚羊拍攝。
  駕駛室內,機車(chē)司機李瑜琪卻趕緊伸出雙手,朝著(zhù)正在作業(yè)的徒弟比劃了一個(gè)“保持安靜”的動(dòng)作。
  “如果隨意鳴笛,勢必會(huì )驚嚇到藏羚羊,干擾到它們的正常遷徙?!痹谇嗖罔F路格爾木至拉薩段(以下簡(jiǎn)稱(chēng)“格拉段”)上跑了30多年,今年57歲的李瑜琪也成了半個(gè)野生動(dòng)物專(zhuān)家,“我見(jiàn)過(guò)30多次藏羚羊的遷徙,這些家伙,機靈得很!”
  作為世界上海拔最高、線(xiàn)路最長(cháng)的高原鐵路,青藏鐵路全線(xiàn)通過(guò)長(cháng)江、怒江、雅魯藏布江等水系,沿線(xiàn)分布著(zhù)可可西里、三江源、色林錯3個(gè)國家級自然保護區和類(lèi)型眾多、面積廣闊的自然濕地,生態(tài)環(huán)境原始、獨特而脆弱。藏羚羊的遷徙路線(xiàn),也與青藏鐵路有所重合。
  為保護高原生態(tài)環(huán)境,保護生物多樣性,在建設之初,青藏鐵路就投入15.4億元用于沿線(xiàn)生態(tài)保護,考慮到當地野生動(dòng)物遷徙,還設置了33處野生動(dòng)物遷徙專(zhuān)用通道。
  “盡最大努力減少對當地生態(tài)環(huán)境的影響和對野生動(dòng)物的干擾,成了青藏鐵路的一條‘鐵律’,特別是在藏羚羊遷徙和產(chǎn)仔期,列車(chē)通過(guò)野生動(dòng)物遷徙專(zhuān)用通道時(shí),司機都會(huì )履行與它們的‘約定’,嚴禁鳴笛?!崩铊ょ髡f(shuō)。
  光亮的地板、整潔的床鋪,還有充足的供氧,車(chē)廂里,李瑜琪介紹:“我們格拉段運行的客車(chē)全部采用全封閉25T型客車(chē)車(chē)體,車(chē)體不僅有制氧供氧設備,還設有生活垃圾收集系統,旅客在列車(chē)上產(chǎn)生的生活垃圾在收集后,會(huì )由清運車(chē)、吸污車(chē)清理轉運。同時(shí),沿線(xiàn)設置了多個(gè)污水處理設備站點(diǎn),努力把對生態(tài)環(huán)境的影響降到最低?!?/div>
  監測數據顯示,青藏鐵路沿線(xiàn)野生動(dòng)物遷徙專(zhuān)用通道的使用率,從2004年的56.6%逐步上升,2011年至今,遷徙專(zhuān)用通道使用率一直保持在100%。
  青藏公路——
  采取臨時(shí)交通管制、禁止鳴笛、巡護救助等措施
  車(chē)行至青藏公路109國道301路段,記者遇上一群藏羚羊準備穿越公路。
  20多只藏羚羊穿過(guò)青藏鐵路五北大橋,朝著(zhù)青藏公路走來(lái)。這群藏羚羊先是三三兩兩排成一條長(cháng)隊,緩慢前行。突然,羊群開(kāi)始加快速度,或從兩側迂回、或徑直前進(jìn)。
  十幾分鐘后,藏羚羊群順利通過(guò)青藏公路。這期間,在三江源國家公園管理局長(cháng)江源園區管委會(huì )可可西里管理處五道梁保護站工作人員指揮下,全部來(lái)往車(chē)輛遠遠停車(chē),耐心等候,在藏羚羊全部穿過(guò)公路走遠后,才重新啟動(dòng)。
  整個(gè)過(guò)程,現場(chǎng)十分安靜。
  “最近正是藏羚羊遷徙高峰期,除了開(kāi)展常規巡護,就是為藏羚羊遷徙、回遷‘護航’?!蔽宓懒罕Wo站副站長(cháng)尕瑪英培介紹。
  “我們統籌安排以五道梁保護站為主的力量,各基層保護站在轄區內不間斷巡護,一旦發(fā)現藏羚羊要穿越公路,第一時(shí)間采取臨時(shí)交通管制措施,盡量減少對動(dòng)物遷徙的干擾?!辨噩斢⑴嗾f(shuō),今年藏羚羊遷徙比往年早10天左右,預計到7月底、8月初會(huì )陸續回遷。
  在藏羚羊繁衍遷徙季,青藏公路上將采取臨時(shí)交通管制、禁止鳴笛、巡護救助等措施,讓遷徙的藏羚羊群安全通過(guò)。
  此外,管理處工作人員還將全面監測藏羚羊產(chǎn)仔期間的各項動(dòng)態(tài)情況,對遷徙時(shí)間、遷徙數量等進(jìn)行統計。
  “前些年,每到藏羚羊遷徙時(shí)節,一些過(guò)往旅客出于好奇,會(huì )下車(chē)拍照,這種行為會(huì )讓生性機警的藏羚羊受到驚嚇,甚至一整天都不會(huì )穿過(guò)青藏公路。我們去勸阻這些游客,有時(shí)還會(huì )發(fā)生爭執?!辨噩斢⑴嗾f(shuō),如今,這種情形基本不再出現。
  沿線(xiàn)保護站——
  展開(kāi)日常巡護,協(xié)助藏羚羊順利遷徙
  燒一鍋水,放進(jìn)奶瓶,消毒后取出瀝干,再煮開(kāi)牛奶、晾溫裝瓶……經(jīng)過(guò)一系列程序,管護員才文多杰輕聲呼喚,3只藏羚羊跑了過(guò)來(lái)。
  這是索南達杰保護站工作人員才文多杰的日常,他被稱(chēng)為藏羚羊的“奶爸”?!懊磕甓紩?huì )有走散的小藏羚羊,如果遇到,我們都會(huì )帶回來(lái),喂養幾個(gè)月后進(jìn)行野化訓練,等到它們能徹底適應后,就放歸大自然?!闭f(shuō)起藏羚羊,才文多杰語(yǔ)氣格外溫柔,“這兩天,同事們大部分去了被稱(chēng)為‘藏羚羊大產(chǎn)房’的卓乃湖,還有太陽(yáng)湖,守護產(chǎn)仔的藏羚羊,剩下的同事負責日常巡護,協(xié)助藏羚羊穿越青藏線(xiàn)?!?/div>
  可可西里國家級自然保護區廣袤而神秘。沿著(zhù)青藏線(xiàn),不凍泉保護站、索南達杰保護站、沱沱河保護站、五道梁保護站、庫南保護站依次排列,守護著(zhù)野生動(dòng)物的家園。每個(gè)月,五個(gè)保護站工作人員至少要開(kāi)展一次大規模巡山,短則一周,長(cháng)則十幾天。
  “進(jìn)山前,要準備鋼板、千斤頂、備用輪胎、鍋碗瓢盆、被子鋪蓋等;進(jìn)山后,手機有時(shí)候沒(méi)信號,大家能聽(tīng)完所有下載的歌曲,說(shuō)完所有想說(shuō)的話(huà)?!辈盼亩嘟芨嬖V記者,5個(gè)保護站共50多人,平均年齡不到30歲,這里的日子雖然單調,但看到藏羚羊、野牦牛、藏狐在奔跑,“那種感覺(jué),沒(méi)法用語(yǔ)言形容?!?/div>
  除了保護站,還有一些牧民生態(tài)管護員自發(fā)組建藏羚羊保護協(xié)會(huì ),一路遠遠跟隨遷徙的藏羚羊,將它們送過(guò)青藏線(xiàn)。
  “保護站工作人員、過(guò)往的司機旅客,大家互不認識,但在靜靜等候藏羚羊穿過(guò)青藏線(xiàn)那一刻,都達成了默契?!狈_(kāi)手機相冊,才文多杰說(shuō),大家更多的是在遠處默默注視,藏羚羊也很順利地穿過(guò)公路。
  以前,只有察日錯湖周邊5個(gè)村及109國道沿線(xiàn)有通信信號覆蓋,可可西里其他區域均無(wú)網(wǎng)絡(luò )覆蓋。去年,卓乃湖附近5G基站開(kāi)通運行,保護站工作人員通過(guò)“5G遠程視頻巡檢+現場(chǎng)值守”相結合的方式,實(shí)現了對藏羚羊的遠程實(shí)時(shí)監控。
  如今,在多方努力下,可可西里的藏羚羊種群從上世紀90年代的不足2萬(wàn)只,增加到7萬(wàn)余只。
  走出索南達杰保護站,已是傍晚,夕陽(yáng)勾勒出遠山的輪廓,一只只藏羚羊正奔向遠方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