堅持區域、流域高水平保護 助推成渝雙城經(jīng)濟圈高質(zhì)量發(fā)展

發(fā)表時(shí)間:2024-04-28 來(lái)源:《中國生態(tài)文明》雜志2024年第1期 作者:王以堯 陳國棟 李燦
  成渝地區雙城經(jīng)濟圈是我國西部地區發(fā)展水平最高、發(fā)展潛力較大的城鎮化區域。雙城經(jīng)濟圈如何在新發(fā)展格局中發(fā)揮優(yōu)勢、彰顯特色?我們圍繞生態(tài)、大氣、水等關(guān)鍵環(huán)境要素,開(kāi)展了調研和分析,提出了幾點(diǎn)思考。

一、雙城經(jīng)濟圈區域、流域生態(tài)環(huán)境質(zhì)量現狀與形勢分析
  一是區域生態(tài)氣候優(yōu)勢明顯,但大氣環(huán)境形勢總體嚴峻。
  雙城經(jīng)濟圈所在的四川盆地是自然資源“聚寶盆”,有5個(gè)國家級生態(tài)功能區,有首批大熊貓國家公園,是全球34個(gè)生物多樣性熱點(diǎn)地區之一,擁有5A級景區24個(gè),占全國總數的7.84%。四川省的自然保護區數量為全國第一,生物資源種類(lèi)和森林蓄積量居全國第二;重慶市的森林覆蓋率達55%。氣候宜人,近5年,成都市、重慶市的15℃ ~25℃平均天數分別為157天、138天。
  但是,環(huán)境空氣質(zhì)量形勢總體嚴峻。2017-2022年,成渝地區空氣質(zhì)量改善程度僅為21%,明顯低于全國平均水平的28%。四川盆地有超過(guò)一半的城市PM2.5年平均濃度不達標,其中成都市、重慶中心城區分別為39微克/立方米、33微克/立方米,高于北、上、廣、深、蘇、杭等城市的18~30微克/立方米。
  二是流域水資源生態(tài)環(huán)境優(yōu)勢總體明顯,但局部缺水且水質(zhì)達標能力差。
  雙城經(jīng)濟圈是長(cháng)江上游重要的水源涵養地,四川水資源總量居全國第二,三峽庫區重慶段占全國淡水資源的35%。2022年長(cháng)江干流重慶段水質(zhì)穩定為Ⅱ類(lèi),重慶Ⅰ~Ⅲ類(lèi)斷面占比為95.4%,四川Ⅰ~Ⅱ類(lèi)和Ⅰ~Ⅲ類(lèi)水質(zhì)斷面分別占比72.3%和99.4%,水環(huán)境優(yōu)勢明顯。
  但是,雙城經(jīng)濟圈仍存在缺水和水質(zhì)不達標的問(wèn)題。近年來(lái)重慶主城區人均水資源約為300立方米,成都市和重慶市永川區、璧山區小于500立方米,為極度缺水;重慶市江津區、大足區、榮昌區小于1000立方米,為重度缺水?!笆奈濉睍r(shí)期重慶大陸溪河等9條河流仍不能穩定達標,四川富順河等19條小流域仍存在超標風(fēng)險。
二、雙城經(jīng)濟圈區域、流域高水平保護與高質(zhì)量發(fā)展問(wèn)題分析
  (一)區域大氣環(huán)境保護問(wèn)題分析
  一是盆地氣象條件下區域大氣環(huán)境質(zhì)量改善壓力大。四川盆地大部分地區地面10米風(fēng)速小,平均僅為1.5米/秒,導致盆地內PM2.5濃度增加約70%。2022年上半年,雙城經(jīng)濟圈11個(gè)城市之間顆粒物濃度相關(guān)性達到0.88。
  二是區域高質(zhì)量發(fā)展與發(fā)達地區差距較大。2022年重慶市、成都市的人均GDP分別為9.07萬(wàn)元、9.81萬(wàn)元,明顯低于北上廣深蘇杭的15.3萬(wàn)~19萬(wàn)元;重慶和成都每平方公里產(chǎn)值分別為0.35億元、1.45億元,遠低于北、上、廣、深、蘇、杭的2.5 億~ 16億元。
  三是發(fā)展結構與大氣環(huán)境質(zhì)量之間的矛盾日益突出?;痣?、鋼鐵、化工、建材等傳統資源型工業(yè)和重化工業(yè)占比較大,傳統產(chǎn)業(yè)轉型升級任務(wù)艱巨。成都和重慶汽車(chē)保有量居全國前3,機動(dòng)車(chē)NOx排放量占比分別達到87%和61%。
  四是大氣污染防控壓力逐漸增大。近3年四川盆地大部分城市PM2.5濃度改善未超過(guò)1微克/立方米。按照有關(guān)規劃,到2027年,重慶市、成都市經(jīng)濟發(fā)展的排放增量是減排量的2.5倍和2.2倍,未來(lái)管理減排達標難度大。
  (二)流域水資源及生態(tài)環(huán)境保護問(wèn)題分析
  一是部分城市水資源開(kāi)發(fā)過(guò)度且調配不足。川渝范圍內部分地區城市水資源開(kāi)發(fā)率超過(guò)國際用水紅線(xiàn)。大部分地區萬(wàn)元GDP及萬(wàn)元工業(yè)GDP用水量是發(fā)達地區的2.5倍左右。四川中南部、重慶西部?jì)H靠開(kāi)發(fā)本地水資源難以滿(mǎn)足發(fā)展需求。
  二是基礎設施短板大,流域水環(huán)境管理仍需加強。雙城經(jīng)濟圈城鎮生活污水集中收集率不到60%,部分河流、湖庫新型污染物、有毒有害重金屬和有機物有不同濃度檢出。畜禽養殖污染、集中居住區生活污水及農藥、除草劑、化肥帶來(lái)的面源污染造成農村水體黑臭、小流域水質(zhì)不達標及生態(tài)失衡等問(wèn)題。
  三是流域開(kāi)發(fā)問(wèn)題較多,生態(tài)屏障保護仍需加強。水電開(kāi)發(fā)造成水生態(tài)系統失衡、生物多樣性降低,川東及三峽庫區礦山開(kāi)采、消落區存在生態(tài)問(wèn)題及安全隱患。2021年川渝地區地質(zhì)災害數量超2000起,2022年中度以上水土侵蝕面積占比近30%。河湖沿岸城鎮開(kāi)發(fā)建設等造成河湖自然岸線(xiàn)受到不同程度的破壞。
  四是沿江水環(huán)境安全隱患需要重視。近年來(lái)氣候變化是岷江、沱江、嘉陵江流域徑流量顯著(zhù)減少的重要原因之一,盆地山區易發(fā)生暴雨和山洪災害。四川超80%的工業(yè)園區及化工企業(yè)沿河布局,重慶沿江1公里范圍內還有26家化工企業(yè),存在環(huán)境安全隱患。
三、雙城經(jīng)濟圈區域、流域高水平保護與高質(zhì)量發(fā)展建議
  (一)強化生態(tài)屏障保護,這是長(cháng)江上游高質(zhì)量發(fā)展的重要路徑
  一是強化生態(tài)格局形成。加快建設以盆地四周山體為主體的生態(tài)屏障,推動(dòng)大熊貓國家公園建設,統籌實(shí)施兩地生態(tài)保護紅線(xiàn)、環(huán)境質(zhì)量底線(xiàn)、資源利用上線(xiàn),堅持一張負面清單管兩地,強化城市生態(tài)系統保護修復。
  二是強化生態(tài)系統修復。優(yōu)先推進(jìn)三峽庫區、嘉陵江、沱江等流域水土流失綜合防治,開(kāi)展三峽庫區消落帶危巖治理,開(kāi)展崩塌、滑坡、泥石流、尾礦庫、歷史遺留礦山等地質(zhì)災害點(diǎn)生態(tài)修復,強化巖溶地區石漠化綜合治理。
  三是強化生物多樣性保護。嚴格落實(shí)長(cháng)江十年禁漁要求,強化天然漁業(yè)資源和水產(chǎn)種質(zhì)資源保護。強化珍稀瀕危野生動(dòng)植物保護,加強棲息地保護恢復,強化區域生物安全風(fēng)險管控。
  四是強化生態(tài)產(chǎn)品價(jià)值轉化。探索構建生態(tài)產(chǎn)權制度,協(xié)同推進(jìn)資源確權,建立生態(tài)產(chǎn)品價(jià)值評價(jià)體系,完善生態(tài)保護補償制度,加強長(cháng)江干支流縱向和橫向生態(tài)補償力度。
  (二)強化四川盆地大氣環(huán)境管理,這是區域高質(zhì)量發(fā)展的重要路徑
  一是強化區域聯(lián)防聯(lián)控。深入落實(shí)大氣污染聯(lián)防聯(lián)控機制,統一盆地區域污染天氣應急啟動(dòng)標準、應對措施要求等。協(xié)同推動(dòng)工業(yè)污染深度治理、升級改造,統一排放標準和執法標準。
  二是強化發(fā)展結構優(yōu)化。強化用地結構優(yōu)化,加強雙核城市非核心功能疏解,做好生態(tài)空間、生活空間、生產(chǎn)空間合理布局,避免都市圈、兩翼城市對核心城市形成污染包圍。強化產(chǎn)業(yè)結構優(yōu)化,遏制和逐步縮小六大高耗能行業(yè)發(fā)展,有序淘汰落后產(chǎn)能,探索雙城垃圾異地處置模式,重點(diǎn)推動(dòng)傳統產(chǎn)業(yè)綠色升級改造,提高單位面積產(chǎn)值。強化交通結構優(yōu)化,加快推動(dòng)新能源汽車(chē)、船舶使用,推進(jìn)大型企業(yè)及物流園區建設鐵路專(zhuān)用線(xiàn)建設,提高水運運力,逐步縮減公路貨運量。強化能源結構優(yōu)化,淘汰低效火電機組,實(shí)施煤電等量替代,一體化開(kāi)發(fā)川西北、攀西“水風(fēng)光儲”,大規模調入綠電,有序推動(dòng)清潔低碳能源本地使用。
  三是提升氣候品牌效應。挖掘生態(tài)氣候價(jià)值轉換,打造氣候生態(tài)產(chǎn)業(yè)發(fā)展新高地,提高生活品質(zhì)。設置“觀(guān)雪山氣象指數” 等川渝標志性氣候指標,加強城市“熱島效應”防治,創(chuàng )建“中國天然氧吧”“中國氣候宜居城市(縣)”“避暑旅游目的地”等。
  (三)強化水生態(tài)環(huán)境健康管理,這是流域高質(zhì)量發(fā)展的重要路徑
  一是強化水資源管理調配。加強水價(jià)調控、中水回用,提高用水效率。增加坡地、森林等水源涵養,加快中小型水庫建設,加快推進(jìn)渝西水資源配置工程建設和引大濟岷、長(cháng)征渠引水工程盡快開(kāi)工。強化流域發(fā)展與水資源配給統籌,有序推進(jìn)成都和重慶中心城區高耗水企業(yè)向都市圈、兩翼城市轉移。
  二是強化水環(huán)境保護。推進(jìn)污水零直排,打通管網(wǎng)維護最后一百米,確保黑臭水體長(cháng)治久清。抓住川渝飲用水水源和源頭水優(yōu)良水質(zhì)優(yōu)勢,保護良好水體。
  三是強化水生態(tài)保護?;謴秃雍彌_帶,推進(jìn)本地水生動(dòng)植物棲息地恢復工作,加強特有珍稀物種種群及棲息地保護,開(kāi)展水庫大壩和河道閘壩生態(tài)影響系統評估及生態(tài)修復試點(diǎn)。
  四是加強水安全管理。在重點(diǎn)山洪溝所在小流域建立完善綜合防御體系,加快構建城市防洪和排澇統籌體系。加強沿江水環(huán)境風(fēng)險防控,強化沿江近距離工業(yè)有序退出和管控。
  五是提升水生態(tài)環(huán)境健康宜居度。傳承蜀水文化精神,推進(jìn)美麗宜居天府水城和重慶山水城市建設。開(kāi)展水生態(tài)價(jià)值轉化調查、評估,打造高品質(zhì)水環(huán)境健康場(chǎng)景。打造特色水鄉鎮(街區),利用優(yōu)質(zhì)土壤和水源生產(chǎn)優(yōu)質(zhì)農產(chǎn)品。
  (四)強化保障措施
  一是加強組織協(xié)調。加強組織建設,爭取國家和地方共建生態(tài)環(huán)境保護和高質(zhì)量發(fā)展領(lǐng)導小組,設立技術(shù)咨詢(xún)委員會(huì )及生態(tài)、大氣、水管理工作小組。加強法律保障,協(xié)同推動(dòng)跨區域生態(tài)保護,大氣環(huán)境聯(lián)防聯(lián)控,流域水資源開(kāi)發(fā)及環(huán)境保護共同立法,盡快統一污染物排放量大的行業(yè)排放標準、重污染天氣預警標準,建立聯(lián)合執法工作機制,統一執法尺度,健全督察聯(lián)動(dòng)機制。加強經(jīng)濟調控,健全氣候、生態(tài)、水環(huán)境生態(tài)價(jià)值轉化體系,加強長(cháng)江上游生態(tài)屏障的縱向補償、生態(tài)修復重點(diǎn)工程資金支持,加強大氣管理對區域發(fā)展的經(jīng)濟調控,加強綠色金融,爭取生態(tài)環(huán)境導向開(kāi)發(fā)模式試點(diǎn)。加強協(xié)調溝通,深化區域大氣管理、河(湖)長(cháng)制協(xié)作聯(lián)動(dòng),健全科研咨詢(xún)機構、行業(yè)協(xié)會(huì )、技術(shù)咨詢(xún)委員會(huì )與行政機構、領(lǐng)導小組自下而上的溝通機制。
  二是加強科學(xué)規劃。加強科技支撐,設立長(cháng)江上游生態(tài)屏障保護、盆地大氣、流域水環(huán)境健康等研究平臺開(kāi)展戰略發(fā)展研究;開(kāi)展應對氣候變化、新型污染物、行業(yè)碳達峰碳中和、生物多樣性等前沿問(wèn)題研究;開(kāi)展本地高質(zhì)量發(fā)展,綠色產(chǎn)業(yè)技術(shù),土地、交通、產(chǎn)業(yè)、能源結構與環(huán)境質(zhì)量之間的關(guān)系等研究;開(kāi)展水資源管理、水環(huán)境治理、水生態(tài)修復、環(huán)境與健康的關(guān)系等研究。加強系統規劃,強化專(zhuān)項規劃中生態(tài)環(huán)境保護的重要性。
  三是加強實(shí)施評估。加強技術(shù)評估,完善高水平保護、高質(zhì)量發(fā)展指標體系并開(kāi)展技術(shù)評估,加強對規劃綱要、年度工作要點(diǎn)等目標任務(wù)執行情況的評估。加強管理評估,依托上級行政協(xié)調機構對地方黨委、人大、政府以及相關(guān)部門(mén)開(kāi)展雙城經(jīng)濟圈建設工作評估,加強領(lǐng)導干部自然資源資產(chǎn)離任審計。完善評估機制,加強評估的組織領(lǐng)導,完善定期評估機制,加強評估的技術(shù)支撐。加強評估結果應用,將評估結果作為雙城經(jīng)濟圈建設重慶四川黨政聯(lián)席會(huì )議的重要支撐材料、行政決策技術(shù)支撐、干部獎懲任免的重要依據。
 
  (王以堯,四川省成都市環(huán)境應急指揮保障中心副主任、第三批川渝互派干部掛任重慶高新區生態(tài)環(huán)境局副局長(cháng);陳國棟,中共重慶市委當代黨員雜志社副主編;李燦,重慶高新區生態(tài)環(huán)境局科長(cháng)、工程師)